當前位置:巨茉繁體小説閲讀 > 都市 > 至尊神婿葉昊 > 第6360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至尊神婿葉昊 第6360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歇業?”

葉昊淡淡一笑,隨意的從口袋裡捏出一張照片,遞給了門口的保安。

“這裡麵的女人,是你們的老闆娘吧?”

“我聽說她中年喪夫,隻留下一個兒子在身邊養。”

“可惜兒子是扶不起的阿鬥,所以她老公留下的萬貫家財,現在也被敗得七七八八的了。”

“現在,這個女人死了。”

“她的寶貝兒子,應該在裡麵哭喪吧?”

“你就不去問問你的小主子。”

“想不想知道他母親死亡的真相?”

“想的話,就讓我進去。”

“我可以說這個世界上,唯一一個有可能還他一個真相的人了。”

保安神色古怪,捏著照片片刻後,還是飛快轉身

五分鐘後,葉昊進入了傢俱城。

這個傢俱城裡麵的店鋪此刻全部都關閉了,走廊上的照明燈也冇有開啟,隻有昏黃的消防應急燈偶爾閃爍。

在傢俱城的角落裡,偶爾有幾個神容懶散的保安蹲在地上抽菸,看到葉昊的時候,眸子帶著幾分陰霾之色。

對於這些保安葉昊冇有絲毫的興趣,而是徑自來到了唯一傢俱城頂端的一箇中空大廳之中。

此刻,往日裡人流最為繁華的大廳,現在氣氛無比的壓抑。

四周圍的張燈結綵,雖然都是白色的燈籠黑色的布,但是不管怎麼看,都有幾分不倫不類的感覺。

而在正中之處,有一口金絲楠木打造而成的棺材,此刻四周圍有冷氣在吹動。

再加上昏暗的燭火和足夠的冷氣。

這個地方顯得鬼氣森森,如同鬼域一般。

而在這個地方,最為詭異的,是一個身穿白色襯衫,窩坐在了地上的男子。

他的麵容有幾分病態的蒼白,身子骨也十分的虛弱,顯然是長期被酒色所傷。

而他臉上冇有太多的哀傷,有的是一種難言的絕望和陰毒。

就好像一個瀕死的人,被人斬掉了最後的一線生機一般。

這樣的人,往往偏執而又瘋狂。

此子,就是這座傢俱城的小主子,那個死在警署的中年貴婦的獨子,錢逸旭。

此刻,錢逸旭似乎聽到了腳步聲,抬起頭眯眼看著眼前的葉昊,空洞的眸子裡不知道有什麼在流動。

葉昊神色平淡的看著眼前的遺照和香爐,站著上了一束香,又禮節性的取出兩百塊錢遞給了理事者之後,視線才落到了錢逸旭的身上,淡淡道:“錢逸旭,錢少是吧?”

“人死不能複生,活著的人更應該堅強,還請你節哀順變。”

“節哀?順變?”

錢逸旭看著葉昊,突然咧嘴一笑,笑容裡麵帶著幾分癲狂。

“你就是葉昊對吧?”

“我媽的死,和你有甩不掉的關係對吧?”

“現在,我媽死了,我準備給他辦個風風光光的葬禮。”

“結果呢,你自己就屁顛屁顛的跑上門來!”

“這是天可憐見啊!”

“我連貢品都不用準備了啊!”

“小子們,養兵千日用兵一時!”

“把他剁了,腦袋丟到上麵去!祭拜我媽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